戏精慵苓ヽ(゚∀゚)ノ

这里许柒/慵苓☆辣鸡文手,小学生文笔+错字受 没事刻刻章子

不定时卡文到一个月啥都没有

主坑☆es/月歌/TSUKIPRO/镇魂/
cp乱炖喜欢的都吃☆

leo是命☆leo是天☆leo是我的人☆

三次男神是仙鹅和小白☆女神是双笙☆

【鹄岚】要不要打个赌?

*说真的我也分不清他俩谁攻谁受:)**小甜饼?小刀刀?我不知道:)*
*看了看我七月就放了张图活该掉粉:)*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拿我的前程,和你打个赌.”
“赌什么?”
“赌你离不开我.”
——————————————————————
(一)
行李箱收拾完了,白鹄停下手里的动作,拿起手机看了看班群消息,漫不经心地滑动着屏幕,却在看到一张图片后猛地睁大了双眼.

画面中央是三四个黑衣人抓着一个低着头的红发少年,旁边是个抡着长木板的金色长发女子.

“诶诶我跟你们说,刚刚路过××酒吧旁边的巷子的时候这群人真把我吓了个半死,我赶紧趁着他们不注意拍了张照就溜了.”

“黑社会?”

“鬼知道啊现在外头乱得很,招惹上这种人怕是药丸.”

“晚上还是不要去这种地方吧?”

“感觉那个红毛也不是什么省事的人,是仇家吧?”

……

是秦岚.

白鹄穿上门口衣架上的风衣一路狂奔,夜晚的冷风在耳边呼呼作响,他却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吵得震耳欲聋,那种没来由的慌乱让他意识不到自己在干嘛.这种感觉,和当初看到秦岚摔下公路时一模一样.

几个小时前和他一起吃晚餐的时候明知道有仇家在找他,明知道把他一个人丢在外面很危险,明知道他不可能突然说不送自己了,为什么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呢?

可是你在着急什么啊,出事的又不是方塘,这件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啊白鹄,停下来啊……

可是当白鹄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抓住了秦岚的手腕.

“你他妈的有病啊招惹那些人?!伤着哪了?”

白鹄气到发白的脸和近乎咆哮的责骂出现在秦岚面前的时候,秦岚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在担心我.

秦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起右手在白鹄面前晃了晃:“什么事都没有哦,小白鹄.他们扬言要废了我这只玩音乐的手,还不是把我放了.”

兴许是光线有些暗,白鹄看不清秦岚脸上的表情,刚打算开口骂人就被那人狠狠抱在了怀里.秦岚柔软的红发在白鹄脖颈处蹭来蹭去,像极了一只撒娇的小奶狗——

如果不说话的话.

“拿来你的爪子.”略带核善的话语从白鹄的牙缝里挤了出来.

“哎呀小白鹄,晚上这么冷还跑出来,难道是心疼我担心我?”

“你他妈怎么没被他们打死.”

“我要被打死了你不得哭死啊?”

“你有病啊你死了我哭个球??”

“小白鹄~我跟钱老板辞职了没地儿待~你带我去你家吧!”

“去死.”

“啊啊啊我的腿好痛!你背我.”

“滚啊.”

秦岚松开了抱着白鹄的双手,看着白鹄的眼里都是笑意,为彰显赖皮属性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笑嘻嘻地道:“钱籽湘那娘门踢了我腿上的旧伤,我现在走不动了,小白鹄要是不背我去你家,我今晚就要露宿街头了.”

白鹄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得像是自言自语:“那你就躺这儿吧.”于是转身走人.

秦岚笑眯眯地看着那个高挑的背影.

三分钟后——

“上来.”返回来的白鹄臭着脸在笑得满面春风的秦岚面前蹲下.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闭嘴.”

“哎哟白鹄你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你信不信我晚上趁你睡着把你卖了?”

“哈哈哈哈哈哈……”

……

(二)
青白的脸色配上黑眼圈,第二天早上的白鹄很不好看,他走到客厅沙发边睥睨着睡的正熟的秦岚.

火红的短发轻轻地搭在鼻尖上,随着呼吸有些微微颤动,狭长的双眼闭上后仍透露出说不出的惊艳,双唇微微张开,呼吸随平静,眉头却像是习惯一般有些皱,平日里高瘦的身子此时抱着怀里的抱枕蜷成一团,竟显得有些与本人完全不符合的乖巧.

但秦岚是什么人?弱小?可怜?又无助?天大的笑话.

白鹄眼底升起一丝寒意,抄起沙发上另一个抱枕,毫不客气地Duang一下砸在了睡美人脸上.

“起来,然后滚出去.”

秦岚有些好笑地揉了揉头发,语气里有些无奈:“白鹄你下手怎么越来越没轻没重了……行了行了我洗漱完就走.”于是挪着慢腾腾的步伐朝浴室走去,完全忽视白鹄那要把他生吃的眼神.

果然从浴室一出来,秦岚那副死皮赖脸的表情就又挂在了脸上,他斜倚在玄关鞋柜上撑着下巴问道:“喂,小白鹄,下周二晚上八点我在公园有演出,要不要来?”

白鹄连眼睛都没抬一下,一边看手机一边回得干脆利落:“不来.”

“这么干脆?你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来?”

手指在屏幕上停顿了.

对啊,你怎么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去.每一次拒绝都像是理所当然,却从没有一个答案能回答这个自己从来不敢面对的问题——

为什么你会毫不犹豫地拒绝?

你在压抑什么?期盼什么?恐惧什么?

“……不去.”还是拒绝吧.

秦岚甩下一句“随便你好了”便扭动门把手走了.关上门的一瞬间,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就如被风卷走的落叶般消失不见,换上了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三)
天空阴沉得像是要压下来,厚重的乌云笼罩让人喘不过气来,野鸟扑腾翅膀飞来飞去,没什么行人的街道上满满的都是鸟叫声.白鹄前脚刚踏进家门,暴雨便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

秦岚是不是有毛病啊,这种天气开个鬼的演唱会.这么想着,他抓起门边放着的雨伞再次冲出家门.

公园里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演唱会,有的只是满地的狼藉.白鹄看着自己被雨水浸湿的鞋和已经湿透了的风衣外套,只觉得傻到家了.直到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他才开始有了腾升的怒火,以及没来由的心安.

白鹄走上前猛地揪住来人的领子:“秦岚,你他妈玩我呢?”

“你不是说不来嘛.”秦岚安抚性地扯了扯揪着自己领子的那只手,“别这么激动嘛.”

“回答我!”

“你什么时候见我在公园这种满是广场舞大妈的地方开过演出?”秦岚笑得更开心了,他抓住白鹄另一只手的手腕道,“演出不在这,走,带你去个地方.”

为什么……会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跑?一定是哪个混账天使施了什么法术.

大雨让白鹄的视线有些模糊,等到回过神来,秦岚已经拉着自己到了学校大礼堂.兴许是放了假的缘故,学校里除了保洁人员看不到一个人.

秦岚把满脸不爽的白鹄按到礼堂第一排的座位上,拍拍他的肩膀:“看你们学校放假了,我就跟你们校方说借用礼堂一次,专门给你开的演唱会啊,你要中途走了,我们可是要对着空席表演了.”随后转身向舞台走去.

秦岚的乐队不论实力还是颜值都是很让人惊艳的,触碰到音乐的他褪去平时轻浮的外壳,眉目间是罕见的认真,清冽的嗓音与金属乐器的混搭,演唱的却是与平日风格完全不同的曲子——是白鹄更偏爱的、较舒缓又不失活力的音乐.

这家伙,早就把对音乐的执着和热情,烙印在灵魂最深处了.

白鹄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听进去.这些都是自己曾经最喜欢的歌,经过秦岚适当的改编,重新从他口中唱出来.是那个自己最熟悉、最期待、偶尔听到想打爆的声音.

“生日快乐,白鹄.”通过话筒传出来的声音在不大的礼堂里渐渐平息,却在白鹄心里一声声震耳欲聋.

然后他笑了,是那种舒缓的、不带平日里习惯性的嘲讽的、真正的微笑.

“谢谢.”

秦岚愣怔在原地.

终于,没什么遗憾了.

(四)
“岚少,这次机会这么好,你真不打算签啊?”乐队的鼓手恨铁不成钢地摇着秦岚的肩膀,“签还是不签你给个话啊!你敢不敢回我一句啊!”

“你他妈安静点!”秦岚一把甩开他的手,“我自己有打算.”

“期限就剩明后两天了你他妈打算个屁啊?!你不会是舍不得白鹄那小子吧?”

“闭嘴吧你.”

秦岚平日闹归闹,可脑子清醒得很.自己和白鹄有可能性吗?搞笑吧?把他拉上叛逆道路的人是谁?挑拨他和方塘离间的人是谁?屡次干涉他生活的人是谁?把方塘和阿树逼到绝路的人是谁?把一切做得那么绝,白鹄恨不得杀了自己.

无数次夜里半梦半醒的时候,耳边萦绕着的都是曾经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和白鹄痛到绝望后流下的眼泪.

“白鹄,你真的不怕那些流言蜚语吗?你其实害怕得要命吧?”

“你想想如果你父亲知道自己的精英儿子每天在干什么,知道他是个同性恋,他会怎么看你,又会怎么看方塘?”

“不要回头哦,回头的话,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哦.”

“你就是方塘?”

“我赌你们今天,会分手.”

……

原来在撕碎别人的时候,自己也会遍体鳞伤啊.真是活该……

他只是经常想起白鹄小的时候,带着满脸的桀骜,让自己教他骑摩托,然后摔得满身都是血还不认输的样子……

(五)
手机铃把白鹄从睡梦中吵醒,看清来电人后起床气便蹭地一下窜了上来.

“早上好呀小白鹄~”即便隔着屏幕,秦岚的声音还是如此欠揍.

“有屁快放.”白鹄的脸已经阴郁到无法言说的境界了.

“我们乐队签约了公司,明天就要去外地了.”听不出语气里是高兴还是什么别的情绪.

白鹄一时失神,愣是说不出一句话.秦岚也不催他,等着他开口.

他清了清嗓子道:“喂?”

“听不清吗?”

“你刚刚说什么?我这信号不太好没听清.”

“我说,”秦岚好脾气地解释道,“我们乐队已经签约正式公司了,明天就要离开这.”

“……恭喜.”

除了说恭喜,白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克制不住的声线颤抖让他觉得恐惧.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分钟,传来了秦岚略显轻松的语调:“那么小白鹄会留我吗?”

“不会,滚.”白鹄只觉得自己的嘴巴已经不受控制了.

“还是这么干脆利落啊……”秦岚轻快地笑了笑,“本来还和自己打了个赌呢.”

“赌什么?”

“赌你会留我,会离不开我,会舍不得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岚说出这句话时,语气有些罕见的冰冷,“看来赌输了呢……行了,就是来跟你说一声,要是我死在外头了,银行卡密码还记得吧?拜~”

手机从白鹄手中滑落在地板上,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只觉得全世界天旋地转.

秦岚的乐队有那么强的实力,不应该只在这个逼仄的小城市搞些地下音乐,这是好事,他曾经害得你和方塘之间的感情分崩离析,你应该恨他恨之入骨,应该为再也看不到他而高兴而庆祝.

可是为什么……好难受啊……

白鹄抬起胳膊遮住自己的眼睛,深呼吸想要平静自己越来越乱的思绪,可呼出的每一口气,都颤抖得不像样.

不,你赢了,秦岚.

这个赌,输的人是我.

ed.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