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慵苓ヽ(゚∀゚)ノ

这里许柒/慵苓☆辣鸡文手,小学生文笔+错字受 没事刻刻章子

不定时卡文到一个月啥都没有

主坑☆es/月歌/TSUKIPRO/镇魂/
cp乱炖喜欢的都吃☆

leo是命☆leo是天☆leo是我的人☆

三次男神是仙鹅和小白☆女神是双笙☆

栗子:真绪真绪看这个看这个
毛毛:啊好的【啪嗒咬断pocky】
栗子:……

感谢 @硬脂酸钠盐水浴 太太的素材授权//△//

【绪凛】我有一个醋坛子对象

*栗子的醋坛子设定太可爱了呜呜呜呜Autumn Live活动故事打电话那里真是可爱死我*
*我不是在写文是在唠嗑*
*我起名字依旧没什么长进*

“喂?凛月?啊嗯,早上好!你最近起得可真早啊,啊哈哈哈!怎么了,哦……只是想听听我的声音了?”

——————————————————

SS结束之后,衣更真绪只觉得累得两眼发黑,拖着疲惫的身子打开了家门——沙发的一角似乎有一团可疑的黑毛动了动,旋即黑毛的主人猛地朝真绪扑了过来。

“凛月?不是你先下来……怎么跑我家来了?今天不是星期四啊,零学长没有回家吧?”真绪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像八爪鱼一样整个人挂在自己身上的凛月的头发。

“嘛……叔叔阿姨出差啦……我好————想真绪啊……就住过来咯?”

真绪觉得有些好笑,他把粘在身上的凛月放下来,拉了拉他微有些敞开的睡衣领口:“行了,我去洗个澡,不早了你先回房间睡吧。”于是转身走进了浴室。

对于真绪完全忽略自己敞开的领口的行为,凛月叹了口气,血红的双眸充斥着不爽,回了真绪的房间角落躺好。这个是他在真绪家的“窝”,铺了几层软得和棉花一样的被子,用印有真绪写真的各种大小的枕头和团子胡乱围了几圈。这是第一次住真绪家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搭的这个窝。

“呐,我觉得吧……凛月就和小猫一样。”

“……为什么啊……”

“很懒脾气很怪还会咬人哦!”

“啊……什么嘛……这和你自己睡床让我睡地板没有什么联系啊……”

“哈哈哈……”

……

好像勾起了记事以来最幸福的回忆,凛月抱紧怀中的真绪团子蜷成了一团,抑制不住嘴角上扬。

洗完澡身上好像也没那么酸痛了,真绪打开房门便看到凛月在一堆娃娃后面抬了抬头,一双血红的眸子眨巴眨巴地,看得真绪心尖上软得溃不成军,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走到凛月小窝的旁边蹲下来,吻了吻他的额头。

“晚安,凛月。”然后起身关掉了灯。

过于疲劳让真绪刚躺了没多久就被倦意席卷,在睡着的前一秒,一只不明生物悄咪咪爬上了自己的床,然后“啪” 地缠在了自己身上。真绪一下子清醒了。

“啊呜!凛月啊……不是说过不要突然爬进我被子的嘛……” 真绪哭笑不得。

“我不。我要和真绪一起睡。”

“不可以哦……”

真绪转身面对躺在身旁的凛月正色道,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

“我不可以,转校生就可以对吧。”

凛月没了刚刚那副慵懒中带着愉快的表情,语气突然加重把真绪吓了一跳。别人只是能看出凛月没有表情,真绪和他青梅竹马,只一眼就能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即使自己一天叫醒他四五遍,凛月也只是有些不满,从来不会露出这样表情——甚至比面对零还要冷。

“你……你在说什么啊凛月……我……”真绪伸手想要去拨凛月额前的碎发,却被一把拍开了。

“打你电话你总是说你在忙,然后一边和转校生说话一边挂掉我的电话,”凛月冰冷的眼神像是冰锥一样和着字眼扎在真绪的心里,“我总是告诉自己要懂事你很忙我不能总是打扰你我要体谅你,可是你多说几句话的时间也没有吗?衣更,你喜欢转校生吧。”

真绪愣得和木头人一样:“我没有……我……”

“转校生钻进你被窝的时候,你就不会像推开我一样推开她,不会和她生气。”

回过神来真绪有些恼怒,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他从哪里听到这些事的?不会真有魔法吧?难道他是逆先君的得意弟子?

“为了知道和你有关的消息,这些天我甚至每天都去陪混蛋兄长聊天。”像是想起了什么恶心的事情,凛月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随即又冷笑道,“可是衣更却背着我和转校生亲热……啊真是有趣……”

真绪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尽量不让自己生气,轻声道:“行了凛月,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要再说这些任性的话了。”

他实在太累了,多说一句话都觉得像要死了一样。房间里安静得可怕,他不去看凛月的表情,抬起手臂挡在自己的眼睛上。

“百合花饰的活动,我本来根本没有去的意思,更不愿意为此去用睡觉的时间练习,”凛月突然轻声开口,“但是转校生过来告诉我,你会来看。”

你会来看,所以我开始拼命练习,期待那一场花海中举办的演唱会。不需要别的理由,只要这一个,我就可以奋不顾身。

“然后你又不来了。我就想啊如果我有好好努力好好表演,真绪知道之后,会不会夸我呢?即使你不在,我也有好好努力啊,你会不会夸奖努力的我?”凛月皮笑肉不笑,“你知道的,我要不想参加了会马上走人。”

床板嘎吱响了一声,凛月掀开被子坐起来,打算从真绪的床上下去:“唉,我也能理解真绪的心情哦……毕竟我是个男人嘛怎么能让真绪喜欢我呢……今天打扰了我先回……呜哇!”

真绪忍无可忍地打断凛月的发言,欺身压了上来,前肘撑在凛月头边的枕头上,放下的刘海垂在自己鼻尖上有些痒,眸子里是快要溢出来的愠怒。

“丧气话说完了?这么晚了你还想跑哪去?”真绪漂亮的脸都快皱成一团了。

靠,这下玩脱了。

气势上不能输。凛月刚打算继续嘲讽,却被真绪毫不犹豫地打断了。

“我从小和谁一起长大?”

“……”

“我每天爬谁床上连哄带骗叫人起床?”

“……”

“我把谁收养在家里用枕头给谁搭窝?”

“……”怎么听起来像养了条狗。

“每次下大雨我急急忙忙跑到花园给谁送伞?”

“……”

“情人节七夕节各种节我陪谁一起看电影吃甜点买玫瑰花?”

“……”

“谁生病发高烧被我背着一步步走到医院去把我急得要命?”

“……”

“所以我衣更真绪不喜欢那个人喜欢谁?”

凛月的脸有点发烫,幸好现在没有开灯,不然自己的表情一定很丢人,似乎还想挽留最后的傲娇,凛月把头偏向一边轻声道:“切,懒得理你。”

真绪好像并不想就这么放过他,捏着他的脸颊把他的头掰了回来强行对视:“凛月,看着我。”

“痛痛痛!你先松手……”凛月孩子气地挣扎着,身上的人却纹丝不动。

“这些话我只说一遍,你给我听好了。”

“我喜欢你,无所谓男女。”

“我死也不会放走你的。”

“没有多陪陪你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我很抱歉。”

“所以,不要再说这些要离开我的话了。”

真绪有些无奈的拨开凛月的碎发,落下一个极尽温柔的吻,看着身下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躺回原位抱住了已经安静缩成一团的凛月。

“呐……今晚破例给你当一次抱枕……困死了还陪你折腾这么久……晚安凛月。”

周围一下子被真绪的沐浴露的香味包围,全身好像都被幸福充满了一样,凛月往真绪怀里又缩了缩,用小到只有彼此能听见的声音轻轻道:

“我也……最喜欢真绪了。晚安。”于是闭上眼让眼泪流了下来。

才不要告诉真绪这么多天自己都没有去上课呢……

end.

————————————————————
p.s躺在一张床上聊天然后睡死过去一直都是我的风格呢:)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