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慵苓ヽ(゚∀゚)ノ

这里许柒/慵苓☆辣鸡文手,小学生文笔+错字受 没事刻刻章子

不定时卡文到一个月啥都没有

主坑☆es/月歌/TSUKIPRO/镇魂/
cp乱炖喜欢的都吃☆

leo是命☆leo是天☆leo是我的人☆

三次男神是仙鹅和小白☆女神是双笙☆

【阳夜】酒什么的最好了

垃圾标题+一辆深夜破车.我憋了这么久终于憋出来了……已猝死.

『塑造了一个极其可怕的长月夜啊……』

文头提到的『魔王』米娜可以去听一下,真·魔性.

lofter第一辆车献给我吹了一年的阳夜!!!

我觉得已经用上这辈子学的所有形容词了然而还是一辆破车.

评论区走链接√

【新葵】你是我全部的梦

*ooc预警*非原著向,私设葵是钢琴家+偶像,自行避雷*回归梗*内含少量阳夜*日常错字*
*为什么只能闻到肉香看不到肉?开玩笑我会把肉这么快放出来吗?*

“纵使天高地阔,我想去的地方始终只有一个——你的身边.”
(一)
  维也纳作为音乐之都,仿佛大街小巷都被音乐填满,优雅与体面贯穿这里人们的生活,皋月葵坐在阳台上,身前是落地窗,黑色三角钢琴静静卧在一旁,夜晚的维也纳街道四处挂满霓虹灯,车流量和行人却都不多,正是春天,植被在夜晚增添了宁静和神秘.
  皋月葵身为Six Gravity的一员,在日本绝对是小有名气的,但当人们提起他的时,想到更多的却是一个堪称天才的钢琴少年——四岁便坐在了钢琴凳上,日后更是多次代表日本赢得国际上的钢琴比赛.比起唱歌跳舞,皋月葵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钢琴上.
  维也纳是所有学习音乐的人最向往的地方,金色大厅对于他们来说,应当是他们人生最高峰所在.皋月葵被父亲和月野事务所送到这研讨学习,一待就是三年.
  今天,是新的生日啊.
  已经……三年没回去了么.
  皋月葵无奈地笑了笑.这些年自己在维也纳发展确实很不错,这里几乎让自己的梦想散发出钻石般的光芒,他曾承诺过,如果发展真的很顺利,就再也不会回日本了.因为工作忙,加之公司的限制,这些年来皋月葵和Gravi、Procella他们的联系少到两只手就能数完. 
  在三角钢琴前坐好,他深吸了口气,再一次弹起那首弹过无数次的曲子,曲调简单而安稳.这是皋月葵十八岁生日那一年,新亲自作的曲,作为送给他的成人礼,在学校的礼堂里弹给他听的.
  “葵,阳的电话.”经纪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轻声道.皋月葵有些不敢相信,经理人笑了笑道:“月城先生和黑月先生都和我说了,今天是卯月先生的生日,你们也有好久没联系了,今晚休息休息吧,想说什么的话今晚好好聊聊.”
  皋月葵接过电话,“喂”了一声后,传来了阳兴奋的声音.
  “葵!谢天谢地,我以为你又不会接我的电话……”
  “怎么会呢?”皋月葵有点想笑,“阳今天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
  “今天……是新的生日,葵你记得的对吧……”叶月阳小心翼翼地问.
  “当然啊.”
  “我们给新准备了庆生宴,夜做了好大一桌好吃的,还有蛋糕,可新他……除了酒什么都没吃,还喝了很多……”
  “阳,你想说什么?”皋月葵声音有点发抖.
  “葵,新喝醉了,我……第一次看到那样的新……我从来不知道他竟然那么难过.他拉着我和夜,说他真的好想你,没有你的生日一点都没意思.他还问始你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你能想象嘛,平时那样一个沉默腼腆的人,竟然有这副样子……
  葵,我知道钢琴是你的梦想,说出这种话对你很不负责任,但是……你可不可以回来看看我们……新他很在乎你,他希望你走得更高更远,但又害怕再也找不到你……不只是新,我们大家都好想你……你回来一下好不好……”
  后面的话,皋月葵已经听不清了.他拿着手机,拼了命压住自己的哭声.这三年自己不愿联系他们,说白了,是怕自己听到大家的声音后,再也控制不住决堤的眼泪和想回去的心.
  可是三年前,当自己提出要去维也纳发展的时候,卯月新看着自己,笑着说:“很好啊,那里是你一直向往的地方啊.”
  “可如果我发展得好,就不会回来了.”
  “那更好,天高地阔,你不应该被囚禁在这样小的笼子里.”
  白痴.其实……其实哪怕你说一句挽留我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回头.纵使天高地阔,我想去的,只有你的身边.
(二)
  “爸,我要回去.”
  长这么大,皋月葵第一次用如此强硬的口气和自己父亲说话.电话那头老头子也只能叹气,然后不得不尊重儿子的选择.
  “您不问我为什么放弃么?”
  “需要问吗?你成天想着那个卯月新,我能拦你不成?”说着便挂了电话.
  好高兴,高兴得要飞起来了.
  下飞机的时候是清晨,向月城奏和黑月大询问了一下,皋月葵便特意挑了这一天——全员休息.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公共房间的门口.
  很快,就能见到新了.
  心脏快要跳出胸腔,将要按下门铃的手克制不住有些颤抖,终是咬咬牙按了下去.
  门锁咔哒一声清响,开门的是叶月阳.他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站着的这个米白发色的少年,是活生生的皋月葵.空气似乎凝滞了好几秒.
  “……阳?”皋月葵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是我啊,我回来了.”
  “……”叶月阳还是沉默,缓过神才发现皋月葵提着许多行李,忙伸手帮他接过来,末了,狠狠抱了抱他,笑着道,“死小子,回来都不提前打声招呼!”
  “阳,刚刚谁敲门啊?”师走驱端着酸奶走过来,看到皋月葵愣了几秒后,大叫着冲向客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葵!葵前辈回来了!”
  皋月葵有些无奈.驱……还是这么风风火火……和阳一起走到客厅,大家都炸开锅了一般.果然,全员休息的时候大家都会聚在公共房间,这间房间实在装载了太多回忆.
  当然,睦月始和霜月隼肯定是不在的.难得的休息日,他们不睡觉才是见了鬼.但为什么卯月新也不在呢……
  “抱歉啊葵,新最近感冒了,昨晚烧得可厉害了,今天才没起床,你要不要去看看他?”弥生春似乎看出了皋月葵在想什么,回答道.
  现在去他的房间,会把他吓死的吧……皋月葵摇了摇头:“先让他好好休息吧,我去打扰不太好.”
  对了,阳之前和自己说要追夜来着,不知道进展如何……
  当皋月葵把视线转到叶月阳和长月夜身上的时候,他恨不得自己瞎了才好.
  彼时长月夜正吃着冰淇淋,没意识到自己嘴角粘上了一小块,叶月阳撑着脸笑着说:“夜,嘴角有冰淇淋哦.”
  闻言,长月夜“咦”了一声,抬手想要擦干净,手腕却被叶月阳抓住了,下一秒,红发少年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
  叶月阳站起身,舔去了长月夜嘴角的冰淇淋.
  看着长月夜发红的耳根,皋月葵觉得自己真的要瞎了.这两个人不会在自己不在的三年内直接……发展到床上了吧……
  公共房间的阳台上也有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皋月葵坐在钢琴前,调好琴凳,像是身处比赛场一样,郑重而认真地弹起了那首曲子.这种曲调对皋月葵来说,几乎简单到可以闭眼弹完,可每一次弹的时候都克制不住地紧张,生怕会弹错几个音.
  果然,所有和新有关的东西,自己都能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
(三)
  卯月新起床的时候已经不早了,睡了一觉也没那么难受了,走到公共房间门口时隐约听到了钢琴声,本以为是泪在弹琴,听清旋律后,他的瞳孔骤缩.
  这首曲子,除了自己和葵,没有第三个人会弹.
  卯月新“砰”地摔上门,几乎是冲到了阳台上.雪白的窗帘被微风吹起,阳光透过窗帘在白瓷地板上投下一行行光影,映上黑色的三角钢琴,和钢琴前那个优雅如王子般的男孩,干净透明.
  “葵……”卯月新声音有些哑,想说些什么却不敢开口.这场景,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是梦的话,那就再也不要醒来好了,万一一伸出手,眼前的男孩就此消失怎么办……
  琴声停止了,皋月葵站起身,走到卯月新身旁,轻轻抱住了他.
  “新,我回来了.”
  是真的、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三维的葵,不是伸手便会碎掉的梦境.
  事实证明行为总是快过脑子,卯月新无视周围姨母笑的前辈、见了鬼的后辈和夜递过来的草莓牛奶,果断决绝地拖着皋月葵就要回自己的房间.
  “新!”水无月泪从背后冒出,睁着水亮亮的眼睛道,“不可以做对不起葵的事情哦.”
  “你在想什么啊泪……”皋月葵十分无奈,来不及解释便被卯月新拖走了.
  “我怎么觉得,葵他可能……吃不了中饭和晚饭了……”文月海有些担忧道.
  “停止你危险的思想.”弥生春推了推眼镜,“新会把他抬出来的.”
(四)
  关上房门,皋月葵还没来得及开口,卯月新便揪住了他的领子,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在这个时候回来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回来你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皋月葵被吓住了.许久,才扯出一丝苦笑:“原来看到我,新根本不会高兴啊,或者换一种说法,新看到我就会不高兴,对么……”
  “那是你坚持了二十多年的梦想!你疯了吗?!你为此付出了多少,全都忘记了吗?!”
  “梦想?是,我发了疯都想在维也纳的那场国际比赛上赢得金奖,我为此付出的努力我比谁都记得清楚,可我努力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连永远就在你身边这样的愿望都实现不了,我还能做什么?”皋月葵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卯月新说话,“从喜欢上你开始,所有的梦想都和你有关,你就是我全部的梦想.”
  卯月新只觉得血液上涌,头又开始有些发晕发痛.明明自己那么想他回来,可为什么在看到他后,却克制不住要说这种伤人的话.
  “我只是……很想你很想你……我只是……想待在你身边……我……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啊……”皋月葵背靠着房门滑坐在地上,眼泪却控制不住要决堤.
  看着皋月葵发红的眼角,卯月新终究是心软了,他在皋月葵身前蹲下,轻轻擦拭着他的脸颊道:“对不起……葵……我只是……怕你后悔……”
  “卯月新你是白痴吗?!”皋月葵拍了他一掌,赌气道,“你要不说想我,我马上转身回维也纳.”
  “葵才是白痴吧,”卯月新将两人额头贴在一起,“我想你想得都快疯了.既然回来了,我可不会再放你走了.”
  “那要看新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两人正笑着,皋月葵从口袋中拿出两条项链,每条挂着一个白瓷小人像,仔细看,人像上一个刻着“新”一个刻着“葵”,都是中文.
  皋月葵将写有葵字的项链帮卯月新戴上,道:“这是先前去中国比赛时在庙里求的,算是结缘御守吧,戴上对方的名字,即是心灵相栖的寓意.喜欢吗?”
  “嗯,”卯月新也将写有新字的项链帮皋月葵戴好,“葵,如果……如果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新,”皋月葵抬手将食指竖在卯月新嘴前,“如果去掉.”
(五)
  卯月新不喜欢铺床,对有强迫症的皋月葵而言,实在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面对堆在一起的被子,皋月葵只能叹口气,弯腰帮他整理床铺.
  正思考着怎么把这软趴趴的被子叠成豆腐块,卯月新从身后抱住了皋月葵的腰,毛茸茸的黑发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蹭,语调极其委屈地道:“葵,饿了.”
  “对哦,你起床后都没吃东西,我叠完被子给你去做点好吃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话说到一半,天旋地转,皋月葵被面前满脸无辜的黑发少年推倒在柔软的床铺上,内心暗叫不好.
  “不想吃别的,吃葵吧.”卯月新嘴角勾起一抹坏笑,“阳和夜可是动不动就秀恩爱呢,我都有些羡慕了.”
  “诶诶诶等等唔……”
  皋月葵在内心已经杀死阳夜二人一万次.
  ……
  事实证明文月海真的真相了,中餐时间新葵二人消失,晚餐开始好久卯月新才扶着脖子被裹得严严实实的皋月葵来到餐厅.
  睦月始复杂地看了一眼二人,好半天吐出一句:“你们……注意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水无月泪义正言辞:“新,有没有做对不起葵的事?”
  “没有哦.”卯月新也义正言辞.
  众人:我就看着你瞎逼逼.
(六)
  “葵,看着我.”
  “嗯.”
  “我爱你.”
  “你当然爱我.”
  我皋月葵什么都可以没有,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唯独你卯月新,我他娘的就是放不下.
  我可以为你放弃我的所有.
  因为你就是我梦想的全部.☆
ed

【始隼】 野心

始隼粮真是太少了 于是自给自足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不要嫌弃我qwq】
我是错字受 要是有错字你们自行更正如何?
私设隼的魔法对始没有用呐.
哦啦 那开始咯?

“要大胆伸出手,再贪心一点,再多一点野心.”
(一)
霜月隼是睦月始的头号粉丝,全娱乐圈都知道.
但知道自己喜欢睦月始的,只有文月海.
“隼,你打算继续撩始多久?”文月海有些无语.
“呐,这不是撩,”霜月隼继续荼毒,“是表达爱的方式.”
去你妈的方式.文月海很想飚脏,但要忍住.
经车熟路地打开冰箱拿出一小盒哈根达斯,霜月隼朝文月海眨了眨眼:“海,我追不到始很难过,哈根达斯要负责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这不是你强占冰淇淋的理由!”
(二)
“我的愿望是一周有七天可以休息不上班.”霜月隼悄悄跟Procellarum的队员们说道.
但是自从迷上睦月始,他便暗自收回来这个愿望.只要能多跟睦月始多待一分钟,他可以委屈自己多工作一分钟.
所以队员们一再怀疑自家队长会不会叛变到Six Gravity去.
终于Procella能有时间和Gravi一起度假了,霜月隼非常高兴.可年少组不高兴了,自家队长一高兴,冰淇淋只能葬送他口.
“L!O!V!E!”霜月隼站在客厅里暗自陶醉.
“来来来恋我们打游戏.”叶月阳拉过如月恋在沙发旁坐下.
皋月葵直接靠在卯月新身上,两个人一起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说起来郁我们作业还没做呢.”师走驱打着哈哈把神无月郁带到餐桌前埋头开始写作业.
弥生春和文月海招呼都没打便出门了.长月夜见状也跟了出去.
水无月泪默默打开了电视.
好吧,没有人愿意理会发疯的白魔王大人.不过这不影响他的好心情.
(三)
霜月隼躺在睡袋上,椰子树的叶子遮盖在自己头顶上方,阴凉凉的可舒服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刚从海里爬上来的睦月始.
深紫的短发湿漉漉滴着水,刘海放了下来,睦月始将毛巾搭在头上正在擦头发,他站在睡袋旁,低头看着一脸惬意的霜月隼.整个人攻气十足.
妈的,真帅.
霜月隼脑子里只有这四个字.脸上的表情却一如既往地撩人,朝睥睨自己的睦月始蜜汁微笑.
“始!来一起打排球怎么样!”沙滩那边传来叶月阳的呼喊.
“哦.”睦月始应了一声,随手把毛巾甩到霜月隼身上,道,“拿着.”
霜月隼笑眯眯接过,开始欣赏睦月始运动时的姿态.
啧啧啧,自己看上的男人,真是干嘛都好看.
不行,我要接一次黑国王大人的球.
霜月隼带着慢脑瓜子坏主意走上沙滩.“奴仆们……啊不是,亲爱的队友们,加我一个如何?”
众Procella的成员有些痴呆了,默默看着霜月隼笑眯眯接过神无月郁手中的排球,做好了发球准备.
“必杀!永恒冰峰发球!”霜月隼狠狠把球打了过去.
说不丢人都是假的.Procella成员们只觉得想钻地洞.
其实霜月隼球技很好的,只是平时不运动看不出来.当然还是不能和神无月郁比较.接到睦月始的球后,霜月隼非常之高兴,抱住球便不打了.
算了算了,白魔王要任性,谁他妈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拦.
“没想到你还会运动.”睦月始很是无语.
哦妈的黑国王主动找我说话了,此时不撩更待何时.
“那当然!接住始的爱,是我的责任.”
文月海觉得眼睛有点痛.
睦月始镇静的道:“住口,不是爱.”又扬声对工作人员道:“麻烦这段别播.”
去你妈的,不解风情.
(四)
Procella和Gravi的成员都知道霜月隼有魔法,但这魔法竟然对睦月始没用.
“始是我的命定之人,所以对他无用,一定是这样.”
听到这话睦月始差点把味增汤喷出来.
所以那几天睦月始有心事闷闷不乐的时候,霜月隼有些愁苦.魔法不管用,那要不直接上.
从演播厅出来,睦月始在走廊一拐弯,便看到个银毛的家伙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真是转角遇到爱.
睦月始脑子里居然蹦出这么句话,吓得他赶紧开口:“又打算等我出来一起回去嘛,隼.”
“不不不,”霜月隼笑着说,“这次是约会的邀请喔.”
冷静,他要靠脸吃饭的,不能打.
游乐场人有点多,但却没人注意到他们.
“你忘了,始,”霜月隼开口道,“我施了点小魔法.”
“你别乱来.”
“为了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可是病急乱投医呢.”
真是满嘴情话.睦月始脑子有点乱.
一起吃冰淇淋,一起坐摩天轮,一起吃棉花糖,一起聊那会刚出道的日子.睦月始很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你只要努力比现在更加闪耀就行了.”
“要大胆伸出手,再贪心一点,再多一点野心.”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偶尔也向喜欢你的人倾诉一下嘛,国王大人.”
那晚风轻柔得让人无可抱怨,但魂魄仿佛被它吹离,吹离身体,飘起在黑夜中再消失在霜月隼的背影后.
在车上,两人互相靠着,都在装睡,谁也不戳醒谁.
霜月隼真是个白痴.睦月始心想.
明明自己也喜欢他啊,看不出来么.
(五)
睦月始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当然,工作除外.
情人节到的时候,他决定摊牌.文月海高兴得要抹眼泪了,冰淇淋终于可以逃脱噩运厄运了.
“呐,我说,”睦月始有些别扭地敲了敲霜月隼的房门,“上街转转吧,隼.”
门锁咔哒了一声,探出了霜月隼的银发.
“好.”
不得不说中央广场的彩色喷泉真好看.霜月隼趴在栏杆上有些失神,这种时候他竟然不知道要怎么撩他的魔王大人.
事实证明天道好轮回,平时撩惯了睦月始的霜月隼,华丽丽地被撩了.
睦月始绕道他身后,双手撑住栏杆,把他圈在自己和栏杆之间,干脆利落:“隼,在一起吧.”
霜月隼吓得一颤,是情人节,不是愚人节.
他转过身,看着近在咫尺的睦月始,长长的睫毛扇动着,像蝴蝶的翅膀.
“国王大人真是撩得一手好妹.”
“彼此彼此.”
两个人都笑了.
城市填空炸开了烟花,五彩的光几乎照亮夜空.烟花下吻在一起的两人似乎定格在时间最美好的一瞬.
(六)
“说起来他追我的时候,一点都看不出他心急.”睦月始有些不满地和文月海叨叨,“就我在那干着急.”
“那是你没看见他一边哭一边吃我的冰淇淋的样子.”文月海十分淡定.
而有的时候,他淡定不了.
比如某次上街,路过××情趣用品店的时候刚好看见走出来的睦月始和霜月隼,文月海恨不得当场瞎掉.一想到霜月隼要灭口,他手一抖,冰淇淋全掉在地上.
真的,那一刹那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妈的,我的哈根达斯.
(七)
“呐,国王大人怎么会想到主动跟我表白?莫不是怕错过我这个人气白魔王?”霜月隼骄傲又自豪地问.
“你亲口跟我说的啊,”睦月始揉了揉他的银发,“要大胆伸出手,再贪心一点,再多一点野心.”
我的野心,就是得到你,我的白魔王殿下.
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