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慵苓ヽ(゚∀゚)ノ

这里许柒/慵苓☆辣鸡文手,小学生文笔+错字受 没事刻刻章子

不定时卡文到一个月啥都没有

主坑☆es/月歌/TSUKIPRO/镇魂/
cp乱炖喜欢的都吃☆

leo是命☆leo是天☆leo是我的人☆

三次男神是仙鹅和小白☆女神是双笙☆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就是觉得泉总真是太好了于是没有标题…… *
*个人向!个人向!个人向!我不是泉真女孩!*

————————————————

(一)
我第一次在那个笨蛋面前唱歌的时候,声音之大信心之充足让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没脸。真的好难听啊,干巴巴而毫无感情的音色,气息都断断续续的,
就连那个笨蛋都笑嘻嘻地说“你唱歌好搞笑啊哈哈哈”。

我臭着脸朝他的脑袋踢过去,被他嬉皮笑脸地躲开了。我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可能我真的不适合唱歌。

“可是你的声音好好听啊!我好喜欢你的声音☆”那家伙突然凑到我面前一脸严肃,盯着我看了几秒,也不知道从我略带愣怔的表情里读出了什么没有,随后又笑了起来,漂亮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我想那时候的我一定比现在坦率吧,放在现在我绝对会甩他一个白眼,然后让刚刚的话像耳旁风一样刮过去。他总是没心没肺地说出那些我根本开不了口的话,什么“你长得好好看啊”“最喜欢你了”“我爱你”这种话就像挂在嘴边一样,有时候队里明显气氛不好的时候他都能说出“全宇宙我最喜欢的就是Knights了!”这种话。

什么嘛,明明就是出于利害关系走到一起的五个个体而已,这家伙是真的智商欠缺吧。

可是那句话我却记住了。在被夕阳染成暖橙色的教室里,有着同样暖橙色头发的月永雷欧,笑着跟我说,喜欢我的声音,让我继续唱下去。

(二)
我喜欢没事的时候就听随身带着的iPod,其实里面没什么流行歌,都是那个笨蛋突然来了兴致后作的曲子,有些还是破碎的片段,但听着还挺舒服的。每次作出什么新曲子,他就不管不顾地往我的iPod里面丢。

他是个作曲天才,公认的,这点我偶尔也会毫不吝啬地夸他一下,所以我不反感他把我的iPod当存档机的行为。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他在讨论莫扎特的拜金主义,他明明那么不喜欢莫扎特为钱作曲的行为,却在临走的时候眨巴着眼睛跟我说:“或许我很羡慕他。”

其实我很清楚,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的iPod,没有任何地方愿意收下这些没有意义的曲子,纵使它们真的很美很动人,在唯利是图的世界中,越是纯粹的东西,就越是不值一提。我不知道如果我的iPod也对它们拒之门外的话,它们还能去哪——一直留在那个笨蛋心里和乐谱上的话,未免太浪费了。

(三)
坐在练习室的角落喝水的时候,朱樱司走过来在我身旁坐下,随口问道:“濑名前辈,我觉得您挺喜欢leader的,为什么总是和leader吵架呢?”

“哈?我有说过我很喜欢他吗?”

“那就是respect?”

“也许……朱樱你是在偷懒吗!”

也许我的表情很可怕,朱樱司喝了两口水就赶紧继续训练了。

也许我真的挺喜欢他的,那么纯粹的人,无论思想还是别的什么,都干净得一尘不染,他由衷地喜欢音乐,喜欢偶像,喜欢身边的一切事物。他总是说着“我们”——“我们的歌”“请多关照我们”“我们的约定”——全部不是自己,他打心底里把Knights当成家人和可以相伴一生的朋友。

我理所应当地认为他很强大,他会和恶意对抗,他是骑士们的“王”,他会永远带着笑容拯救别人于水深火热之中。我想象不出他光芒黯淡的样子。

所以当他的剑因悲哀因恶意而生锈而折断的时候,当我看到他那张不带一丝生气的疲惫不堪的脸的时候,冰冷的绝望包裹了我的全身,我头皮发麻,全身冷得打颤。

可我不能倒下。骑士们不能因为失去领袖而停下挥剑的手,我要骑着战马,用沾满罪恶的鲜血的双手,撑起整个Knights,守护他的心血。无论用多么肮脏的手段。

人活着,不就是个不断变脏的过程么。

我的“王”,我们的“王”,已经站不起来了。

(四)
游君似乎和另外三个同年级的男生组成了一个叫什么Trickstar的组合,在大感意外的同时,我对此表示绝对的反对。尤其在弄清楚他们的目的后,我明白我必须阻止他。

一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蠢货,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敢招惹学生会,真当这是童话故事吗?

于是在一个夜晚,我堵截了回家路上的游君。其实我只是想好好跟他谈谈,可他却像见了鬼一样,用十分嫌弃的语气反驳我:“比起明星他们,我看泉学长你才更可怕吧。”

我气急败坏地要去揪他的领子,他却立马转头就跑,很明显抓准了我不擅长跑步的弱点。

“游君!停下!给我停下!”我声嘶力竭地边追边吼。

可没有谁会傻到让停就停的地步。我跟着游君一路追进了学院,看见他跑进了一间隔音练习室。与其闯进去,不如等他出来吓他一跳再捉拿会简单很多,于是我抱着双臂靠在走廊上等待。

果然,十多分钟过去后,练习室的门打开了,走出来的却不是游君,而是另一个红发的二年级男生和一个女孩子。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偶像科会出现女孩子,但我没心情去思考这些问题。

因为我看到了缩在角落里满脸惊慌的游君。

看到这样的表情我只觉得怒不可遏。我推开挡在面前的两个人,贴近游君那张十分好看的脸,又觉得他那副土气的眼镜无比碍事,随手摘下来扔地上狠狠踩了一脚,说出了那些并不好听的话。

“你明明除了这张漂亮的脸就再没有其他用处了。”

“我太了解你了游君,你会被狠狠撕碎的。”

“回到模特界,回到我的身边吧。”

没办法,如果用甜言蜜语温柔相劝,游君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幼稚呢?而且我也不会那样说话。只要阻止了他,无论这些话有多难听都值得。

“我不是那个什么都不会的游木真了。”

“我不想再违心地活下去了。”

我有点惊讶游君的反抗,本打算再说上几句,想着时间也不早了,只能甩他个白眼走出练习室。

你不明白,游君。你还是太年轻了。我亲身经历过那种失去一切的痛苦,如果你不停下,你一定会重蹈我的覆辙,你根本不知道这种以卵击石的行为在学生会的眼里有多可笑。只是招惹莲巳敬人的红月也就算了,万一把天祥院那家伙惊动了……

我不敢再想下去。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啊白痴!

(五)
说实话,我情愿他们输掉那场S1,当所有人都在为他们的革命成果喝彩的时候,我却觉得不安袭遍全身。S1不过是学生会的热身赛,战胜了红月不是意味着从此可以在学院高枕无忧地活下去,相反,正是这样的胜利,会把你们推向更深的深渊。

以天祥院英智的脾气,现在就是拖着吊瓶也会回学院的吧。主线故事还没有开始呢,滑稽的群演们却为自己的暖场表演感到无比的自豪——甚至愚蠢到以为自己代替了主角。

而且他们胜利的手段实在是很不堪。

算了,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批评他们这一点。演艺圈本来就是个不讲道理的地方。

我很想去找Undead和2wink那些人好好吵一架,如果不是他们掺和了进来,Trickstar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掀不起一丝波澜,甚至根本入不了学生会的眼。但我当然不会去,朔间零和大神晃牙根本就是中二和疯子的组合,我现在还不想疯掉。

我的不安很快得到了印证。S1结束后的第二天早上,我便被叫去了学生会——他们本来是要叫“王”去的,但不出所料他还是没有来上学。本来还觉得很奇怪,这次梦幻祭明明和我们Knights没有一点关系,现在叫我过来做什么。

到了学生会办公室门前,刚准备抬手敲门,听见里面传来微弱的争吵声的时候,我停下了敲门的动作。

“英智,恕我直言,你这种做法无论从道义上还是从长远利益上都是不可取的。强行拆散组合,我们学生会的权利还没有大到这种地步。”是副会长的声音,他似乎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敬人,你太温柔了。我可没有要强行拆散他们哦,我会让他们自己选择我开出来的那些条件。Knights,红月,我甚至搬出了fine,这么诱人的条件,他们没理由放弃。至于道义,你难道还天真地认为这种东西在演艺圈有价值吗?”

我猛地睁大双眼,一瞬间明白了这个可怕的学生会会长在打什么算盘。他的手段和目的,比我之前所能想到的还要残忍千百倍。

我敲了敲门,走进了这个修罗场。学生会长开始和颜悦色地和我说明他的条件,副会长的脸色很不好看,却不能说出一句忤逆他的话——不过我的脸色应该也好不到哪去。

“我想把游木真安排到你的Knights里。你是个聪明人,濑名,就算你觉得我不安好心,但你仔细想想,这么做对游木真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天祥院英智的笑容在我眼里简直像行刑者手里的屠刀,“你很在意那个游木真吧?我记得你们曾经在模特界是同事。如果他继续和我作对,应该不会有你想看到的下场吧?”

我冷漠地看着面前这个怪物。他习惯了将那些刚刚萌芽的梦想撕咬成粉碎,一边在你的耳边甜言蜜语,一边将匕首轻轻地往心脏处再进一分,就像巴托里伯爵夫人一样,用他人的献血,让自己的青春与梦想永远鲜活靓丽。

“你不要用这种威胁的语气跟我说话。”我紧紧盯着他道,“我当然愿意接纳他,但如果你敢动他一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实在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一秒了,临走前我用今生最冷的语气对学生会长说:“我跟他们不一样,我不怕你们学生会。” 然后甩上了办公室的大门。

是啊,被剥夺得只剩下残骸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六)
不出我所料,游君果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的邀请。每当我想起那个一蹶不振的“王”,想到天祥院英智像踩死蚂蚁一样把幼稚挣扎的他们粉碎的时候,想到游君那张沾满泪水的绝望的脸的时候,我就手脚冰凉不知所措。所以,这次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好脾气地妥协了。

你不想继续当模特,你想当偶像,当然可以,我会支持你的,但我不会让你做出以卵击石这种可笑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庇护的空间,就像给玫瑰遮风挡雨的玻璃罩一样,外界的恶意与伤害,我不会让他们靠近你分毫,你只需要好好地顺顺利利地成长,成为你想成为的顶级偶像,我会为你挡下学生会的枪林弹雨,让你少走些弯路。

于是我选择了监禁他。其实根本算不上监禁吧,我把这间隔音练习室布置得很舒适很温暖,食物搭配都是向营养专家咨询过的,看游君情绪很不稳定,我还每天过来陪他说话,喂他吃饭。

游君,再忍耐一下,等DDD结束了,等你想通了,我会放你出来的。

“你不觉得两个男人做这些事很恶心吗?你到底想干嘛啊泉学长?!”他厌恶地将我给他的食物全部打翻。

我很生气。我是在保护你啊白痴,等你见识过天祥院英智的真面目,你就会知道我对你有多好,就会后悔为什么没有好好听我的话,但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如果只有让我充当恶人的角色才能拯救你,那我一定会毫不犹豫。你怎么能说我对你这种纯粹又热烈的感情很恶心呢?我也是会伤心会难过的啊。

本以为我的计划会顺利进行,可没想到明星昴流那个多事的人找过来了,事后我才知道是朔间零那个家伙多管闲事。又是朔间零,等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整整你那把老骨头。

游君说他在用脸撞门,我吓得腿发软,道出了我人生第一句歉,甚至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掉了眼泪。当发现他在用混响骗我的时候,我却觉得庆幸。太好了,他没有受伤。

庆幸过后,是深深的无力。我觉得我快要控制不住局势了,除非Knights能在首战把他们击败,不然事情一定会往最坏的方向发展。可是这烈日当空的,睡间凛月那家伙肯定受不住,鸣上岚之前又和自己吵了一架,“王”也不在场,我自己更是情绪激动没办法发挥全部实力,Knights根本赢不了。

游君啊,你不明白。这所梦之咲学院就是一潭死水深不见底,所有人都为了实现梦想疯狂地向前追赶,吸食弱者的鲜血来浇灌自己的希望之花,所有人都可能对你不利,极善的背后一定是极恶,你这么善良单纯,我怎么敢把你扔进那些魑魅魍魉群魔乱舞的巢穴之中看着你被撕成碎片呢?所有的人,都不可信。而我,濑名泉,我一定不会伤害你分毫,我会用尽我所有的努力,哪怕双手沾满罪恶的鲜血,哪怕手段再卑劣残忍,哪怕付出我的生命,也要站在你的前方为你披荆斩棘,实现你的梦想,为你加冕为王。

所以,游君,到我身边来吧。我会一直陪着你哦。

别再拒绝我了,好吗?

(七)
DDD的首战,Knights果然还是输了。衣更真绪他们在台下众多观众面前,指责我监禁游君,就连司和岚都表示对我无语。

没有人能懂我对游君的心意。

没有人。

刚从梦里醒来的我有些疲惫地趴在课桌上——梦里游君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倒在了天祥院英智的剑下,临死前用绝望的语气对我说——

“我恨你。”

我用餐巾纸擦干净额头上的冷汗,心脏快要撞出胸腔。平静下来后,我拿出口袋里的iPod。

耳机里响起的,是“王”用我的名字命名的那首曲子——《一只小小的濑名泉》。

窗外,夕阳的最后一角消失在了地平线下方,学院里的路灯便全部亮了起来,我重新趴好,闭上了眼睛。

ed.